御匾会娱乐
首页 御匾会娱乐御匾会天上人间娱乐 御匾会娱乐城官网 www.ybh8888.com
[ 御匾会天上人间娱乐 ]

阴阳眼医师奇遇记 作者~陈克华

[ 御匾会天上人间娱乐 ]

阴阳眼医师奇遇记 作者~陈克华

(图片若侵权,请留言告诉,感谢!)

本文为荣总眼科医师,亦是诗人~陈克华的作品。转贴自联合新闻网「今天不谈文学」,特此致谢!

【今天不谈文学】陈克华/阴阳眼医师奇遇记

上了麻醉插管救回来的病人经常描述:病房里有好多人来探望过他,一大群。 我听了总是白他们一眼:白痴,你们难道不知道加护病房的规定,一次探病就只能两个人,哪来的「一群人」?……

当上住院医师后,当上住院医师后,

成为虔诚佛教徒

成为虔诚佛教徒

记得曾读过一本外科医生的传记,主人翁天赋异秉,从小便能看出一个即将往生者身上笼罩着一股特别的「气」。只有他看见,通常不出三天,至多一个礼拜,那个人一定蒙主宠召。他以为每个人都拥有这能力,直到他当上了外科医生。一个看得出自己的病人终究快要挂点的医生,如何处置这样的病人?救还是不救?怎样救?书中这位医生后来索性关上了这种才能。

而我是在当上住院医师后,才成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的。为什么?我原来自一个毫无宗教信奉的家庭呀!说穿了,起初是因为对〈心经〉有感应。而之前整个医学养成教导,老实说,还和〈阿含经〉里记载的佛陀对僧团的教导,有几分神似。譬如大体解剖课,大考前没天没夜地抱着那一具具发黑粉碎的尸体猛啃,不和佛陀教的「白骨观」相同?急诊处经常可见车祸仇杀情杀自杀之后残缺腐烂的人类身躯,又岂不是修「不净观」最佳的实习对象?记得在病理科实习时,整整两个礼拜我的功课是从一只截断的长满肿瘤和脓汁的大腿上采取标本,边切边插上标示的小旗,有时四溢的脓汁还会不警惕溅进嘴里几滴──这样,还怕观不出「身不净」吗?

而在急诊值班,有次急着四处找我的病人,直闯外科留观区,重重帘子掀开,掀开掀开,掀到最里头竟然并肩躺着一对中年男女,表情安详,面色银白,全身赤裸,像是睡着,只是两人皆一道直直的伤口由胸直下肚脐,肥大发出猪肉摊那种闷闷的腥臭味的肠胃全体蜿蜒摊摆在肚皮上,堆成一座小山,像有心在展现结肠构造似地──尸体看得多了,这点场面算什么,问题在于「心情」,猛一下没有心理防备,直觉整个心魂都要栽进那堆瘀紫发黑的大肠小肠里去。

第二天打开报纸社会版,才知是同居男女情杀,男方杀了女方后自杀,用的都是近乎切腹的方法,到院时双方皆已经死亡。我手握报纸陷入冥思:切腹其实是一种死得最慢,最饱受折磨的死法,日自己切腹要有人接着砍头便是这个情理。此际脑海中浮出这对男女的死相,却是那么平静详和,甚至还恍惚地微微笑着,似乎那些经历过的痛和死,已经和他们无关。

是的,我死后,我的身体又和我有何相关?可是人「活在当下」,何人不爱护宝爱?何人不想尽办法丑化它,修理它,延长它的应用年限?而医学干的正是这勾当,正是藏传佛教形容「我」的运作「三王」中的「身王」。

整个西方医学所服膺的,恰是本日文化尤其资本主义极力操弄的「死亡隔离」主义──人可以不老不死,野心能够无限扩张,财富可以无尽拥有。于是地球陷入生态浩劫,人心的苦楚却并未随物质的丰盛而减少。这条人类迈向集体疯狂的不归路,医学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共犯结构之一。

一大群一大群的众生显灵

不知为什么从在医院实习起,就常遇见电梯发惹事故。第一年有天清早查房时,就看见电梯被黄布围起,听说是有两个学姊(皆是住院医师)在电梯里摔死。而眼科病房在旧大楼,第一天值夜班学长姊便神?地向我挤挤眼,郑重地告诫我,深夜搭乘某部电梯,一定会在某个楼层「自动」停下来,门「自动」会打开,这时千万不要惊讶,就乖乖让门自己阖上,没事!

而在医院里遭受的灵异事件往往并非单一个众生显灵,而是一大群一大群。一次我为白内障手术的患者打完了眼球后麻醉,这时病人躺在手术台上忽然坐起来大叫:房间里怎么这么多人?有这么多老荣民伯伯在瞪着我?本来打完麻醉后的眼睛应该是连光都看不到的呀?!就更别提加护病房了,上了麻醉插管救回来的病人经常描写:病房里有好多人来看望过他,一大群。我听了总是白他们一眼:白痴,你们难道不晓得加护病房的规定,一次探病就只能两个人,哪来的「一群人」?

而一次在我的门诊当中──而且是大白天──竟然就有一位小学年纪的女孩,手指着我的诊间一角说:「那里怎么站着一个人,身穿着黑衣服,头发长长,手脚都是蹄?」我和护士及家长面面相?,只能劝家长带小孩去收惊。

最经典的算是挚友Jay值某医院内科病房,睡在某个值班室,整晚被吵得无法入睡,女男老少都有,团团围在他床边,数目简直可以组成一个部队。隔天他向护理长埋怨,却只得到一个建议:烧点檀香试试看,驱驱邪。谁也没把这当作一桩正经事。结果当晚香烟袅袅中,来得更多,表情更凶,还扯他的棉被和裤脚。他再也忍不住,问他们:如果只是好奇他是个新来的医生,就请拉拉他的右脚,如果是不喜欢他要他滚蛋离开,便拉拉他的左脚。

结果当晚Jay便?铺盖整理行李离开了那家医院。

原来我也是「感觉得到」的那种人

而医院哪天没死人?死亡这件事尤其是在大医院里,寻常到连神经再大条的人也都成了「专家」。譬如,某床病人过不过得了今夜,几点会死,许多医护都有「心电感应」,奇准无比。而最神奇的是不仅医护人员感应得到,连隔壁床或同病房病人有时也能预知别人死期。譬如夜班护士经常在这床病人的嘴里,知道对面那一床病人今晚要走──你看,对面那个北杯,床头站着两个人,高高地,一黑一白……

有的病人眼光比较好,看到的是一位牛头一位马面,而且还详细描述:牛头是棕色的毛,马面则是纯正的玄色鬃毛……听了令人不禁寒毛直?,连忙求他就别再说了。

而且不必怀疑,「对面那位北杯」必定活不过五更。

我也是某次在某个朋友母亲的病房里一不当心脱口而出,而才清楚我好像也是「感觉得到」的那种人。那次我好像看到了「中阴身」,在朋友母亲的单人病房里显得身形高硕,而且其实不是我的眼睛在「看」,而是直接从意识里显现,御匾会娱乐。在那之前,我已经为我打坐后会「灵动」而苦恼不已许多年。而这灵动后来还逐渐发展成不同内容,包含自动书写,瑜伽太极,隔空抓药,念唱咒语,之后还会自动为人拍打灌气。被我灌气治疗的病人不明就里,还一面赞美我:「陈医师,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学过中医呀,会帮人灌气,真是中西合璧呵……」而我这时心里总是这么想:干,你以为我愿意替你治疗啊,连我自已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呵,呵呵……

而朋友母亲走的那一晚我去探望,房间里早已僧众满满,诵念敲打之声盈耳,由于住在高楼,据朋友转述,喇嘛们是将母亲由楼梯间往上送至顶楼走的。我在房间里瞻过遗体,不知为何一时口吐真言(或胡言乱语):慢着,你妈妈还没有走……

接着我便觉得一股能量由内而起,当头罩下,我又口吐真言(或胡言乱语):妈妈想摸摸你的脸……

于是在朋友一脸错愕惊喜交杂的表情中,我的手,竟然,居然,就在友人身上脸上轻轻触碰了几下。然后我只想让这场亲情伦理催泪剧早点收场,连忙又口吐真言(这回我确定不是胡言乱语):妈妈已经走了,御匾会娱乐,她现在去一个比人间更美妙的处所,你就不要太难过了,应该要为她高兴才是……

临走那一刻的「死相好看」比较重要

是的,人死了是一切归于虚无?还是去了什么天堂净土?佛陀擅于观人死相为之授记,以清净洁白为解脱相,证得涅?清凉阿罗汉。所以死后人去了哪里既无从求证,也并不主要,连佛陀也说「死后有无」是无记,生前活得能够让本人临走那一刻的「死相难看」,仿佛比较重要。人生上台轻易下台难,如何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能??洒洒地走,放下所有贪嗔痴,甚至还能回眸一笑,如许多禅师说上一两句偈语,岂不是大妙大好,皆大欢喜?

而如何修得这个好死法,也就并不是一个天天跟死亡擦身而过的医生能帮得了你的,即便他有一对无可救药的阴阳眼。因为假如只是一味纠结在人间间的爱恨情仇,老觉得人家欠你害你对不起你,那其实就不用等死以后,当下我们就活在十八层无间地狱里。

而医院就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一层。

?克?。五年零班。花??大。怪胎。?人。文昌文曲坐命?。??????。嗜男人及出...
陈克华。五年零班。花莲长大。怪胎。诗人。文昌文曲坐命宫。写诗获奖无数。嗜男人及出版,御匾会娱乐。眼科医生。视觉艺术工作者。歌词作者。不能被任何文类或创作形式定义者。视创造为生命最高职志者。鄙视内心贫穷者。贫穷而至?贪者。?贪而死守饿鬼地狱者。年逾五十,只想远离一切地
【作者简介陈克华。五年零班。花莲长大。怪胎。诗人。文昌文曲坐命宫。写诗获奖无数。嗜男人及出版。眼科医生。视觉艺术工作者。歌词作者。不能被任何文类或创作情势定义者。视创造为性命最高职志者。鄙视内心贫穷者。贫穷而至?贪者。?贪而逝世守饿鬼地狱者。年逾五十,只想远离所有地狱。或者,对想堕入地狱者,补上临门一脚。
言列印A-A+【文学相对论】李维菁VS.张铁志(四之一) 90年代曾丽华/淡水忆旧
2017-01-12 10:51【浮尘絮2017-01-12 10:42看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时间:2017-06-16 人气: 96↑